当前位置:首页
>新闻>媒体聚焦

聚焦红色故都:顺口溜里说变化

发布时间:2019-09-29 10:52 访问次数: 信息来源:央广网

  刘志捷 钟小平 谢瑞林 / 文


  作为红色故都、共和国摇篮,在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,江西省瑞金市约11.3万人参战,5万多人牺牲。新中国成立后,瑞金市先后流传着多个不同版本的顺口溜,见证了当地市场由乱到治,从萧条到繁荣的历史变迁。 
  “封建专制,昏天黑地;瑞金建政,翻天覆地;改革开放,欢天喜地......”这首顺口溜折射出了瑞金70多年来所发生的巨大变化。《瑞金县志》显示,瑞金建国初期的持照经营户只有741户,年营业总额不足160万元。瑞金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副局长兰孟说,该市非公经济市场主体已突破3万户,实现三年翻番的目标,去年工业主营业务收入高达168亿元。 
  从“凭票购买”到“智能终端” 
  和全国其他地方一样,瑞金在建国初期实行的是计划经济。“吃饭凭粮票,穿衣凭布票,点灯凭油票,要是没有票,统统活不了。”谈起票据时代,今年72岁的该市市民杨荣基至今还记忆犹新。他说,那时经济落后,商品匮乏,作为“家用电器”,电筒也成为姑娘们结婚时的必备嫁妆之一。“电筒手表收音机,尼龙袜子羊毛衣,要是少一件,不会嫁给你。”这首顺口溜曾在瑞金农村传唱一时。 
  改革开放初期,个体经济开始出现。尽管社会上存在“一国营,二集体,不三不四干个体”的传统观念,有的还当着资本主义尾巴被割掉,但个体经济逐步壮大,集贸市场日渐繁荣。“新三年,旧三年,缝缝补补又三年”的时代结束,人们生活逐步得到改善。至1986年,瑞金城乡个体工商户达5030户。当时的市场统计成为衡量经济发展的“晴雨表”。在原瑞金市工商局工作了30多年的钟天兆至今还记得,一些走街串巷的卖货郎来到农村兜售“刷锅把子、针线扣子、洗脸盆子、拨浪鼓子”。清脆的铃声、悠长的吆喝声吸引了不少农村姑娘。因为向往城镇生活,有的姑娘发誓:“宁嫁城里的鼻涕糊,不嫁乡里的村干部”。城乡差别由此可见一斑。 
  城乡个体经济迅猛发展,当地市场监管部门适时引导,一些个体户纷纷转为企业。企业做大做强成为时代要求,独资、合伙,公司制、股份制等企业如雨后春笋。工商登记资料显示,至2013年底,瑞金各类企业3000多户,其中私营企业占90%。瑞金群众的生活水平进一步提高,他们“吃的是鸡鱼肉蛋,穿的是绫罗绸缎。”姑娘们的婚恋观也逐渐发生变化,开始追求“有车子,有房子,有票子,还会摇摇笔杆子”。 
  近年来,瑞金落实国家商事制度改革措施,着力降低市场准入门槛,市场主体呈“井喷式”发展势头。市场监管部门登记资料显示,至2018年底,瑞金各类企业达6000多户,个体户达25000多户。 电商平台、 微信支付、网络监管成为时代印记,“指尖经济”得到迅猛发展。如今在瑞金,“键盘一按,鼠标一点;家家搞经营,户户开网店”。尽管有些夸张,但也反映出瑞金营商环境的改善。有了钱,姑娘们的追求也不一样了,她们干脆“不看房子不恋钱,相亲首选党团员。” 
  从“外出务工”到“回乡创业” 
  “在家贫穷讨人嫌,外出务工赚点钱;赚钱回家娶媳妇,娶了媳妇不种田。”这是上世纪80年代瑞金农村的真实写照。该市九堡镇钟展发说,当时外出务工潮涌瑞金,当地农村只剩下“留守儿童”和“空巢老人”,大部分村庄成了“空壳村”。“农田抛荒随处可见,经济落后非常普遍。” 
  当地农业部门的一位负责人认为,究其原因,是当地涉农龙头企业少,农副产品价格低,销路窄,卖不出去,仅靠几亩薄地难以维持生计。于是,就有了“农民穷,农民累,农民一生都遭罪”的说法。 
  瑞金市市场监管部门的一位负责人介绍说,近年来,瑞金市市场监管部门转作风、提效益,大力整治“一杯茶,一支烟,一张报纸看半天”的作风顽疾,深入企业调研,大力扶持涉农龙头企业发展。他们积极引导绿野轩茶油、鼎盛农业、宏盛食品、万田米果等一批重点企业进行技术改造,扩大加工规模。目前,瑞金有涉农龙头企业200多家,“启丰食品”产业园等重大项目开工建设。该市合龙脐橙专业合作社是一家集种植、加工、销售于一体的合作社。该合作社负责人黄小红说,当地农民农闲之时,还可以实现“家门口”就业。“农忙种田,农闲忙钱”、“卷起裤腿下田,穿上皮鞋赚钱”已成为现实。 
  瑞金“外出务工潮”渐成“回乡创业潮”。2007年,国家《农民专业合作社法》开始实施。当地农民抱团取暖闯市场,土地流转、山林承包成为新趋势,外出务工的农民纷纷回乡创业,加入各类农民专业合作社。至今年3月,瑞金已组建各类农民专业合作社800多家,农民的市场竞争能力得到加强。脐橙、油茶、蔬菜、白莲成为赣南主产区,设施农业规模稳居赣州前列。 
  商标兴农,品牌富农,是当地市场监管部门助农增收的重要手段。过去,瑞金农民“一无商标二无牌,农副产品本地卖”。前几年,该市壬田镇廖秀英腌制的咸鸭蛋远近闻名,于是创办合作社,并逐步扩大规模。去年,以“廖奶奶咸鸭蛋”为代表的“瑞金咸鸭蛋”获得国家地理标志产品保护后,价格飙升还供不应求,鸭蛋变成了“金蛋”。瑞金茶油协会的“瑞金茶油”注册为国家地理标志证明商标,其价格由每公斤200元飙升至每公斤最高600元,销路由国内拓展到国外,订单农业得到进一步发展。农副产品销售实现“手持订单,价格翻番,共闯市场,不再孤单”。 
  在瑞金农村,经济发展,乡村振兴。村村通公路,户户建楼房。于是,当地农民唱起了“农村的山,农村的树,农村也有楼房住;农村的地,农村的土,农村公路修到组”。 
  从“高速度”到“高质量” 
  市场繁荣,假冒伪劣随之而来。假烟、假酒、假虎骨曾在瑞金嚣张一时。“高山出平湖,平地出老虎,农忙拉犁走,农闲闯江湖”。这是瑞金不法奸商行骗江湖的说词,一根“虎须”竟能骗到200多元。路边店拦车宰客现象也时有发生,以致过往司机口口相传:“吃饱饭,加足油,到了瑞金不停留”。 
  上世纪80年代,市场监管的主要对象是城乡集贸市场。因为法制的不配套,以致出现“一放就活,一活就乱,一乱就管,一管就死,一死就放”恶性循环。至2008年,国家取消市场管理费和个体管理费,市场监管对象也从集贸市场向社会主义大市场转变,“经济户口制”与市场巡查制在瑞金得到进一步落实。 
  体制改革后,当地市场监管部门实行“双随机一公开”监管制度,严厉打击制假售假、商业欺诈等行为,并出台信用监管措施,鼓励诚信经营。去年,瑞金查办各类违法经营案件200多起。瑞金市市场监管局市场股股长李良标说,去年该市评选出“重合同守信用”企业30多家。一时间,“大超市,小商店,货真价实看得见;大公司,小厂家,人人讲诚信,决不搞欺诈”的宣传歌谣深入人心,市场秩序明显好转。 
  前几年,受苏丹红鸭蛋、三鹿奶粉、镉大米等事件影响,瑞金消费者“吃动物怕激素,吃植物怕毒素,喝饮料怕色素”的担忧较为普遍。保健市场乱象开始抬头,人们感叹“保健品,不保健,不如天天去锻炼”。加强食品安全监管成为当务之急。2015年,当地工商、质监、食药监“三局合一”,组建市场监管局,体制改革实现“三块牌子一樘门,三枚公章一个人”。从“农田”到“餐桌”实行一条龙监管,“九龙治水”局面得到彻底扭转。瑞金市市场监管局食品餐饮股股长王劲说,瑞金目前有1000多家食品经营户和400多家餐饮服务单位纳入有效监管,瑞金食用农产品、食品的质量抽检合格率分别达到97.8%和98.6%。 
  工业发展,环境污染也相伴而生。过去,“石材加工,粉尘飞扬;油烟排放,无遮无挡;水土流失,河水变黄”。瑞金市场监管部门配合环保、矿管等部门,大力开展环境治理。瑞金市2018年《政府工作报告》显示,该市一批高耗能高污染企业被关停,100多家“小散乱污”企业得到有效整治,500多家禁养区内的畜禽养殖场被拆除。这些企业转产从事农业、林业和果业开发。2018年,瑞金实施高标准农田建设2万多亩,新建大棚蔬菜8000多亩,新增高产油茶一万多亩。瑞金“开辟绿色通道,壮大绿色产业,加工绿色食品,发展绿色经济”,效果显著。 
  70年物转星移,70年如歌岁月。瑞金的经济发展,与改革同行,与时代同步。在其背后,有市场变迁的影子,有监管机制的完善,更有市场监管人坚实的脚印。


  编辑: 王一凡